福建31选7走势图|福建31选7开奖查询
女性之聲>>維權服務>>以事說法

患病、工傷、復工……我該怎么證明?

作者:李軼捷

2018年04月16日 11:07  
原標題:職工該拿什么證明?

多年以來,職工患病或者非因工負傷停止工作治病休息,病假怎么算?病愈復工需要辦理哪些手續?職工要求復工,用人單位不同意怎么辦?這些問題一直困擾著企業和職工。

案例 1

該如何證明我應當繼續休病假?

婁先生是一家外貿公司的銷售,平時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外跑業務,與客戶保持聯絡。去年上半年,在一次私人宴請中,他邀請了很多客戶參加宴會,他認為一個好的銷售,不僅要與客戶保持好的工作聯系,生活中也要多一些情感交流,這樣才能建立彼此的信任,長期合作。可能是因為宴會上一時興起酒喝多了,腦子不是很清楚;也可能是晚上回家沒有看清路況,在橫穿一條馬路時,婁先生被迎面駛來的助動車撞倒,車輪軋過了他的左腿。

婁先生被聞訊趕來的客戶送到醫院,醫生診斷他左腿粉碎性骨折。經過交警的責任認定,婁先生與肇事車輛責任對半,肇事助動車超速行駛,婁先生則沒有走橫道線過馬路。婁先生申請工傷認定,卻沒有得到認定。一來,他是在私人宴請后受的傷,即使邀請了客戶參加,也并不屬于正常工作安排;二來,樓先生宴請的當天是周六,并非他的工作時間,因此,婁先生只能自己請病假治療。

然而,在請病假的過程中,婁先生碰到了一樁蹊蹺事。前幾個月,他每兩周換藥隨訪時,醫生都開具病假條。病假六個月后,他再到醫院時,醫生稱其只需再靜養一段時日就可以恢復了。起先,婁先生覺得這樣挺好,每次拖著傷腿跑來跑去也很不方便,因為醫院離家有一段距離,來回打車的錢也不少,更何況,銷售沒了提成,病假工資本來就很低。當時,婁先生并沒有想到,不去醫院復查,就沒法出具病假證明,沒有病假證明,如何請病假?

果然,沒過多久,公司人事就找到婁先生,要他出具受傷六個月以后的病假條,如果沒有病假證明,就請他盡快復工。婁先生解釋,之后無須到醫院復查,只需靜養,所以沒有病假條,但人事并不買賬。無奈之下,婁先生又打車去了醫院,這次并非配藥或是檢查,純粹是沖著開病假條去的。可是沒想到,醫生查看了他的傷情之后表示,他的病情已經基本穩定,而且已經休養了六個月,醫院有規定,超過六個月就不用開病假了。這下,婁先生傻眼了,一邊是公司一再強調只認病假證明,另一邊醫院卻堅持,六個月以上就不能開病假了。沒有病假證明,婁先生只有復工這一條路,然而,作為一名整天在外跑業務的銷售,拖著傷腿,連去次醫院都是負擔,又怎么東奔西走洽談業務呢?

婁先生對于自己所處的困境十分不解,究竟是單位不通融,還是醫院太苛刻?究竟上海有沒有超過六個月就不能開病假條的規定?如果有,他這樣的情況又該怎么辦?

政策解讀:

根據《關于加強企業職工疾病休假管理保障職工疾病休假期間生活的通知》規定,職工因病或非因工負傷連續休假在六個月內的稱為“短期病假”,超過六個月的稱為“長期病假”。職工因病或非因工負傷休假日數按實際休假日數計算,連續休假期內含有休息日、節假日的應予剔除。

職工“長期病假”,企業應按下列標準支付疾病救濟費(長病假工資):連續工齡不滿一年的按本人工資的40%計發,連續工齡滿一年不滿三年的按本人工資的50%計發,連續工齡滿三年及以上的按本人工資的60%計發。這里的本人工資指職工正常情況下實得工資的70%。職工的疾病待遇低于企業月平均工資的40%,應補到企業月平均工資的40%,企業月平均工資的40%低于在職職工定期生活困難補助標準的應補到在職職工定期生活困難補助標準。職工的疾病待遇高于本市上年度月平均工資的可按本市上年度月平均工資計發。

由于長病假有可能會造成對工作的影響,一般要請長病假得先給主管負責人和相關責任人做請示,特殊情況除外。

諸如婁先生反映的情況,在跟企業主管進行溝通,或是讓醫生出具一些證明后,應該能夠得到解決。

案例 2

該如何證明我還沒有痊愈?

小秦剛入職場不久,作為一名互聯網行業的新人,他一直工作努力、積極上進,用他的話說,這個行業只要上新項目,不管是幾點,都要埋頭干下去,為此,他時常加班到深夜。前段時間,小秦覺得牙齦處腫脹,時有出血。一開始,他也沒當回事,只是覺得是加班加多了,累出來的,他以前也曾經因為學業緊張,有過牙

齦腫脹的情況。然而,項目告一段落后,小秦有了較多的休息時間,他的牙齦問題卻沒有像以前一樣消腫,反而越來越糟,不僅經常出血,連臉部都有了腫脹感,晚上還時常失眠,整夜睡不好覺。

在家人的勸說下,小秦決定到醫院去檢查一下,配點消炎藥。剛到醫院,牙科醫生覺得小秦的情況并非簡單的發炎引起的,建議他去拍一個牙齒的CT。CT結果顯示,小秦不是因勞累引起腫痛,而是因為牙齒下面長了多發性腫瘤。

“牙癌”,這個名詞是小秦第一次聽說,他從來沒想過自己這么年富力強就會得癌癥,而且還是牙齒癌癥這種聞所未聞的病癥。說實話,剛聽說是癌癥,小秦是有些恐懼的,后來聽醫生解釋,就是長了個瘤子,挖掉就沒什么問題了,不會對身體造成什么傷害,更不會危及生命,這樣,小秦才慢慢輕松下來。

接下來,小秦就是遵照醫囑,按部就班地治療,他在醫院消炎去瘤,母親就代他向公司請病假。由于腫瘤壓迫了牙神經,還牽涉到拔牙、種牙,小秦的病假一請就是幾個月。

這時候,問題來了,小秦進入職場不久,他的醫療期僅三個月,雖然出于照顧,公司讓其多休了幾個月,但公司完全可以直接解除與他的勞動關系,小秦也擔心因為自己的病情就丟了工作,畢竟以他的資歷,能找到有一定知名度的企業并不容易。在一次朋友聊天中,他意外聽說,癌癥屬于重大病情,如果醫療期滿,可以再申請最多兩年的醫療期。小秦認為,自己雖然得的不是致命的癌癥,但牙癌也是癌癥啊,應該符合條件,這讓他似乎又看到了盼頭。

然而,又一次咨詢澆了他一頭冷水。“聽說,申請延長醫療期要先和企業協商,企業同意申請才能去申請,有哪家企業會傻到養一個閑人呢?”這下讓小秦犯難,無助的他向本報發來求助。

政策解讀:

討論病假爭議,繞不開“醫療期”這個概念。首先要普及一下,醫療期不同于病休,它是指企業職工因患病或非因工負傷停止工作治病休息而不得解除勞動合同的時限。根據上海市人民政府印發修訂后的《關于本市勞動者在履行勞動合同期間患病或者非因工負傷的醫療期標準的規定》的通知:

一、醫療期是指勞動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負傷停止工作治病休息,用人單位不得因此解除勞動合同的期限。

二、醫療期按照勞動者在本用人單位的工作年限設置。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第1年,醫療期為3個月;以后工作每滿1年,醫療期增加1個月,但不超過24個月。

三、勞動者經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為完全喪失勞動能力但不符合適休、退職條件的,應當延長醫療期。延長的醫療期由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具體約定,但約定延長的醫療期與前條規定的醫療期合計不得低于24個月。

四、下列情形中關于醫療期的約定長于上述規定的,從其約定:

(一)集體合同對醫療期有特別約定的;

(二)勞動合同對醫療期有特別約定的;

(三)用人單位內部規章制度對醫療期有特別規定的。

五、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期間累計病休時間超過按照規定享受的醫療期,用人單位可以依法與其解除勞動合同。

六、本規定施行前已經履行的勞動合同,其醫療期按照當時本市的相關規定執行。

七、本規定自2015年5月1日起施行,有效期至2020年6月30日。

此外,根據勞動部關于發布《企業職工患病或非因工負傷醫療期的規定》的通知(勞部發[1994]479號)第6條規定,企業職工非因工致殘和經醫生或醫療機構認定患有難以治療的疾病,在醫療期內醫療終結,不能從事原工作,也不能從事用人單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應當由勞動鑒定委員會參照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程序鑒定標準進行勞動能力的鑒定。被鑒定為一至四級的,應當退出勞動崗位,終止勞動關系,辦理退休、退職手續,享受退休、退職待遇;被鑒定為五至十級的,醫療期內不得解除勞動合同。

然而,醫療期滿尚未痊愈者,根據《關于貫徹<企業職工患病或非因工負傷醫療期規定>的通知》,對某些患特殊疾病(如癌癥、精神病、癱瘓等)的職工,在24個月內尚不能痊愈的,經企業申請和勞動主管部門批準,可以適當延長醫療期。

小秦顯然不符合24個月內醫療期內未痊愈的情況,即使他確實休了24個月后仍然沒有痊愈,他的病情是否屬于“特殊疾病”,還有賴于有關部門的具體認定。

案例 3

該如何證明我可以復工?

蔡女士是某食品公司的流水線工人,雖然收入算不上多,但與丈夫的收入加起來,負擔一家人在上海的生活和學習基本不成問題。然而,生活并不如他們想象得那樣一帆風順。蔡女士工作多年后,時不時有惡心頭暈的現象,嚴重的時候還伴有嘔吐。起初,她并沒有把這個癥狀看成什么大不了的事,仍堅持上班。可隨著時間的流逝,蔡女士實在熬不下去了,于是便在丈夫的陪同下,到附近的衛生院做了檢查。檢查結論顯示,蔡女士胃口有陰影。醫生建議她轉到更大的醫院去做進一步檢查。

蔡女士的丈夫聽了醫生的診斷,馬上帶著她趕到市級醫院做進一步檢查,醫院初步判斷蔡女士可能患有胃癌,建議她住院診斷。這一意外對一家人的打擊不小。妻子住院了,丈夫第二天就幫妻子向單位請假,公司也很同情蔡女士的遭遇,當即表示,準假,希望她好好休養。之后,蔡女士十分配合醫院的各種治療,雖然治療的過程十分痛苦,但她都堅持下來了。直到去年中旬,蔡女士在接受系統治療之后,被醫生診斷為腫瘤部分已經切除并得到了有效控制,病情基本穩定,只要在家休養,定期隨訪就可以了。

蔡女士出院后,十分注意自己的身體調養,因為她深知,自己這次生病,基本把家里的積蓄都用完了,如果只靠丈夫一人打工,家里的經濟狀況撐不了多久。在后來的定期復查中,蔡女士的狀況越來越好,她也有了復工的打算。“出于安全考慮,我問過醫生,以當時的身體情況,能否從事一些輕體力勞動,醫生說沒問題了,我才下了復工的決定。”

可是,蔡女士趕到單位辦理復工手續,公司卻要求她先到醫務室請醫師簽字,然后由生產部經理簽字同意,最后獲得人事部經理的批準后,才能算辦完復工手續。而當天有關領導只看了看蔡女士就斷定,她這樣的情況不能上班。

蔡女士的丈夫認為,單位不批準妻子復工,就是認準了她沒有痊愈,既然這樣,讓妻子再去醫院復查一次,只要醫生證明康復了,就可以再向單位交涉。這一次,醫生在病歷卡上不僅寫明了蔡女士的身體恢復情況,還注明了醫生建議:“建議從事輕體力勞動”。

拿著醫生的建議,蔡女士對正式復工有了十足的信心,次日,她再次來到單位。沒想到,這回,單位連大門都不讓她進。門衛說,接到上級指示,不能隨便讓她進單位。

蔡女士想不明白,公司為何一直阻撓她復工,即使有醫生證明,單位依然堅持她沒有勞動能力,難道單位是在等她休過醫療期后再解除與她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這樣休下去何時是個頭呢?

對于蔡女士夫婦的疑惑,公司表示,這也是出于安全考慮。“癌癥不比感冒發燒,好了就好了,隨時都有復發的危險,這種情況下怎么能讓她上班,出了事誰擔得起責任?”公司同時表示,醫生只是說在當時的情況下可以從事輕體力勞動,公司上班再輕的體力勞動對她的身體都是一種消耗,除非醫生證明她已經痊愈,和正常人一樣。

然而,看過病的人都知道,醫生不可能承諾已經痊愈,也不可能對一種病情的發展下定論,蔡女士的復工之路也就此耽擱了下來。

政策解讀:

勞動部《違反和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辦法》勞部發〈1994〉481號第六條規定:勞動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負傷,經勞動鑒定委員會確認不能從事原工作,也不能從事用人單位另行安排的工作而解除勞動合同的,用人單位應按其在本單位的工作年限,每滿一年發給相當于一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金,同時還應發給不低于六個月工資的醫療補助費,患重病的增加部分不低于醫療補助費的百分之五十,患絕癥的增加部分不低于醫療補助費的百分之百。

就蔡女士的情況來說,醫生的證明說明她具備從事輕體力勞動的能力,而她本人也要求復工,只要條件允許,企業應當支持。當然,公司或出于保護員工身體考慮,也可能擔心員工在崗位上發生意外而因此承擔責任。但要知道,對企業來說,員工付出勞動是一種義務,但對勞動者自身來說,勞動也是一種權利。所謂勞動權就是有勞動能力的公民獲得參加社會勞動和切實保證按勞取酬的權利。現在單位不讓員工復工,無非就是對她是否具有相應的勞動能力有質疑,這一點,從案例的調查來看,有關的醫療機構已經給出了證明。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單位仍舊讓員工“休病假”,做法欠妥。在這方面,法律也有規定,請長病假的職工在醫療期滿后,能從事原工作的,可以繼續履行勞動合同;醫療期滿后仍不能從事原工作也不能從事由單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應進行勞動能力鑒定。從相關規定中可以看出,單位認為員工不具有上班的身體條件,需要有依據支撐,而不是僅憑單方認定就可以了。

來源:勞動報

本網站部分資訊(包括文字、圖片等)無法核實原始出處或及時聯系版權方。

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做刪除或通過其他方式妥善解決。電話:010-65103556 65103423
條評論 | 人參與 網友評論
表情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友情鏈接

  • 女性之聲APP女性之聲APP
  • 女性之聲公眾號女性之聲公眾號
  • 享學吧APP享學吧APP
福建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