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31选7走势图|福建31选7开奖查询
女性之聲>>家風苑>>我愛我家

清明粿的味道繚繞鄉愁

2019年04月04日 09:34  來源:女性之聲

如今已離開故鄉多年,一些往事仍歷歷在目,還有菠菠粿和光餅的味道。美味已久不可得,沉淀為記憶中的珍寶。如今再值清明節,鄉愁繚繞,唯有遙祭祖先,默默祈福。

又到了清明節,菠菠粿的香味從遠方飄來,成為我的鄉愁。在故鄉,清明節前各家的女人都一早就到河邊或山上去采清明草做菠菠粿,又叫清明粿。清明草的葉子形狀像長把勺,正好在清明節前開花,花燦黃如蠶豆大,眾花堆聚,像一把毛茸茸的小傘。

清明草采回來后先焯一下,然后用清水洗凈,倆手相握把草用力擠干水,切碎后再在臼中徐徐搗爛,綠汁里混合著碎葉,草木清香撲鼻,繼而散到各處都是。嫂嫂麻利地和面,米粉3份、糯米粉1份,和清明草汁葉攪拌勻,再加水揉成綠色面團。接著,她開始準備清明粿的餡:一種是咸筍肉餡,把筍焯水后切碎,瘦肥相間的豬肉切碎,加入雪菜、香料均勻混和,再在熱鍋中用蔥花和油熗鍋,把它們翻炒成香噴噴的餡;另一種是甜豆沙餡,煮到爛熟開花的紅豆,用鐵勺壓碎后,花生油熗鍋,加糖翻炒到油潤香滑后盛出來。

終于等到要包了,嫂嫂讓我把大面團分截成小面團,用手把它轉圈兒捏薄后,加入拌好的咸筍肉餡,輕輕捏合,一個圓頭胖腦的青色菠菠粿就高高興興出生到這個世界上來了。嫂嫂轉身拉開櫥柜的抽屜,找出兩個古色古香、雕刻精美的老木頭點心模子,清水洗凈后,拿起我手里的青圓粿,往模子里一按,菠菠粿就變成穿著花草圖案外套的點心,四周還鑲嵌著一道一道均勻的花棱,這鄉間美食顯得精致又尊貴。嫂嫂不用模子,她把菠菠粿捏成月芽型,瞬間就給月芽“繡”好一道繁復的花邊,把菠菠粿變成了纖巧的花瓣兒。

嫂嫂蒸菠菠粿時襯著的不是籠布,而是一種叫黃皮果的葉子。蒸熟了的菠菠粿青而柔軟潤澤,散發出清香。我用筷子夾開一個冒熱氣的菠菠粿,咬一口皮,再嚼一口餡,的確和我從前吃過的任何點心的味道都不同。

嫂嫂蒸了一籠又一籠,裊裊的蒸汽混合著清明草的獨特香氣,彌漫在老房子里,又飄向遠方。那是寬敞的“回”字型的老房子,墻壁都是木質的,日久年深泛出深褐色的光澤,屋頂覆著深灰薄瓦,被常年的雨漬風侵日曬,像中國的水墨畫。“回”字中間的小口是四四方方的公用大廳。四時年節,廚房飄出的鮮味繚繞空中。

因為那清明草的花,也因為那黃皮果的葉子,讓尋常米粉皮混合著天地靈氣的精華,在或咸或甜之外醞釀出特別的味道。那次是父親帶著我和妹妹回故鄉祭祖,我和妹妹都在三千里之外的北國草原長大,對于故鄉、故鄉習俗的認知,竟遲到了那么多年。

除了美味的菠菠粿,父親又采購了光餅。他特意帶我們去老作坊買餅,他說那里的做餅師傅保留著自己的一套勞作手法。作坊里的大烤餅缸外裹著黃泥,高近兩米、直徑約有一米。他們不用炭火,而是用松枝燃大火直到把缸壁燒白,滾燙的余燼落入缸底,然后把做好的餅胚,飛快準確地貼在缸壁上。大火缸溫度高,師傅們不得不一年四季打赤膊。他們一個遞胚,一個貼胚,每貼餅于缸上必然會噼啪做響,不過10分鐘,幾百只缸餅便全部貼完,進入烤的歷練中,噼啪聲抑揚頓挫,配合著他們有節奏感的動作,動人心魄,仿佛一首雄渾的勞動者之歌。無數只熱餅噴吐著巨大熱情,芳香染得我滿身都是,回家都散不掉。我好奇于在科技發達的時代,這里還保留著這樣純樸的原生態勞作方式。

這沾滿白芝麻的圓圓小餅,烤得略有焦黃,中間穿孔,用繩子吊起來一大串。父親說光餅是抗倭名將戚繼光發明的行軍干糧,海上作戰不方便做飯,餅干燥不易壞又好吃,被士兵叫“繼光餅”,簡稱光餅。福州人感念戚繼光的功德,光餅變成了當地民間小吃,也成為當地民間清明祭祀神靈祖先必備的供品。當地百姓把沒有芝麻的餅叫“光餅”,有芝麻的叫“麻餅”,餅面有芝麻中間無孔的叫“缸餅”。把餅切口,可以夾上糟肉、粉蒸肉、雪里紅、苔菜……我喜歡夾海苔菜,綠瑩瑩的一大坨,絲絲縷縷,像我想象的海中魔女的頭發。

清明節這天,格外晴朗,陽光溫暖地撫摸著大地,家家戶戶都向山前山后出發祭祖掃墓。父親帶著我、我先生和妹妹,提著籃子,裝著菠菠粿和光餅、水果,還有一把小鏟子出發了。我們沿著村子前面的田間小徑直向南出發。這是父親自幼跟祖父下田勞作的地方,目力所及處都是青青農家菜田,田間寂靜,只剩下蜜蜂在菜花上嚶嚶采蜜。父親指給我看他童年養鴨子的清清小河……我們走著說著,像游春。

終于,父親停下來,祖父祖母的墳墓就在眼前了。山間本來林木茂密,二叔又于墓后種兩棵長青的松樹,已然枝繁葉茂。父親拿出香爐,香火插在正中,擺出我們帶的清明粿和光餅、水果。父親說,做子孫的每年至少要看顧一次,表示此墓已由后人祭掃過。最后,父親用刀輕輕割下一段松枝放在提籃里,說松枝帶回插在家門口,表示我們已經掃過墓了,本地家家如此,認為這樣可以討個吉利……對于我們這些遠離故鄉,長大后才有機會回來掃墓的子孫,父親說的那些講究我們聽著自然是新鮮的。

我們跟著父親返回的路上,不覺已經很餓了。父親笑說再走幾步,不光有桌子還有板凳,咱們坐下來吃。深山中何來桌子板凳呢?忽聞前方汩汩水聲傳來,轉彎便看見山澗中一灣清碧的小溪,,溪邊結滿野生芭蕉。溪水清透見底,布滿各色鵝卵石,時有小魚倏忽來去,水草在石間飄搖如畫圖。我們環顧溪水間鼓起的塊塊青巖石,平整如桌凳,恍然大悟。父親把帶來的飯菜和酒水拿出來,放在巖石上,我們四個人臨溪而餐,不過是光餅夾海苔、菠菠粿,卻因我們遠足的疲勞與饑餓成了世間美味。

在我故鄉的習俗里,一邊掃墓祭祖,一邊春游,是清明節的樂事。如今已離開故鄉多年,從前在故鄉清明掃墓的細節歷歷在目,尤其是故鄉特產菠菠粿和光餅的味道。美味已久不可得,沉淀為記憶中的珍寶。如今再值清明,鄉愁繚繞,唯有遙祭祖先,默默祈福而已。

策劃:且行且歌

執行:海杯子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海杯子

本網站部分資訊(包括文字、圖片等)無法核實原始出處或及時聯系版權方。

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做刪除或通過其他方式妥善解決。電話:010-65103556 65103423
條評論 | 人參與 網友評論
表情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友情鏈接

  • 女性之聲APP女性之聲APP
  • 女性之聲公眾號女性之聲公眾號
  • 享學吧APP享學吧APP
福建31选7走势图 2人斗地主规则知识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 北京pk10历史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奖网站 一分赛车怎么玩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规则 黑马人工计划客户端 星罗斗地主龙虎 快乐十分可以买大小吗 老时时彩360